bcllRne

我不是NOBLUU

...

画胶带,画小清新风的水彩,甚至包括写生..时而让人.感觉并不是一件离快乐最近

现在发现这种想法有对有错

先把我十五年的学习习惯和思维习惯回个炉先再说话

昨晚的梦

弱peda谍战paro
天哪太带感了
我卷和manami对手戏啊
已经梦到我卷接任务誓死效力组织准备出发了
他要穿姨太太的衣服我天是女装
上海老国货的粉和胭脂往脸上抹
....同时manami那边已经破译电报准备去暗线交火

然后我妈叫我起床喝药
我一看钟早上八点.....

I GROW BUT LED MY EXP TO BREAK A GIRL


Her goodlook & her prime ve greened me for days.
So since then when i was a younger yankee,i comforted myself by counting my dean brain cells.

   "gimme  days and the higher."said luu
   .....
   today  i  can feel just one at the moment.you know,...

三年以前我期待郦都的狂欢,却不知道随手可数的日后我将会有何体会

南三之于我是一个树很多的地方
    从东南亚贵族苹婆,高速之子柠檬桉,桂北美物毛竹,再到邕土遍地的芒果和人面子.
    但我最初的认知始自一个阴凉的地方,它深藏在办公楼三楼四楼的某个角落——打开绿色铁门,那竟是一处雅致的小室,我依稀记得它占地十几平方米,那里有雕花屏风,有茶桌,有蓝色琉璃高窗,还有长得像红木但全然无味的木沙发.当然,我无奈却又表示庆幸,庆幸这儿终究是少不了一台虽然与一切格格不入但着实是马力十足的中央空调,把它和门外走廊的闷热用将近二十度的温差分隔开来.
    ...

碎碎念

  昨晚做了个梦,在一栋户型布局像是国贸B栋的被我命名为“Rundomtel”即随机屋的酒店里,有着一个灯红酒绿的被各商家入驻牟取暴利却美得迷醉的抽奖赌注之城,在这里的居住区我变成了EScaKL中α役Eud,入住了一间房。
   我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位社团后辈以抽奖店门的打工者的身份出现在了我的梦中,他穿着白衬衫和黑马甲。
   赌城中的各类摊子关门时间早晚不一,他总是辗转着、掐着时间在各个时段为不同的摊子打着不同性质的工,常常持续到午夜,或是次日凌晨二三时.
   他和Eud带我逛了好多圈那个表里俱污的世界.

  ...

仙月快乐.
眼前是三十多页的物理实验题与化工有机推断大题.
比正念还有清寂啊.
两年前的五月充斥着“不劳而获”的优越味道,那种上课聊着天画着画课后办着活动,区区两次大考成绩却飙得让人迷惑的快感——我不会再让它有更多次
那是毒药
是少了本一易逐,披着自然的皮,久了让人变得缥缈空洞的毒药

....
我是追求卡巴金还是马克威廉姆斯呢

哭哭,居然没拍完

做了一个小表格  

我三位ザンスク时期的女神

从左到右依次是:ebiTEN(海老)、dalia、船鬼一夫

实在是有幸能做出这样的对比,懂的懂,欣慰!


© bcllRne | Powered by LOFTER